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指導案例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工傷職工獲賠誤工費后,還能主張停工留薪期工資嗎?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1-06-28 12:00:00 瀏覽量: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21年第6期,總第296期,第40頁至43頁

案號: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蘇05民終10330號民事判決書

名稱: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訴周付坤工傷保險待遇糾紛案


裁判摘要  

勞動者因第三人侵權造成人身損害并構成工傷的,在停工留薪期間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用人單位以侵權人已向勞動者賠償誤工費為由,主張無需支付停工留薪期間工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七都鎮廟港工業東區。

法定代表人:錢傳大,該公司董事。

被告:周付坤,男,1987年6月11日出生,漢族,住云南省昭通市鹽津縣。

原告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帆公司)因與被告周付坤發生工傷保險待遇糾紛,向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佳帆公司訴稱,蘇州市吳江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的仲裁裁決嚴重與事實不符和與立法精神背道而馳,被告周付坤是在上班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引起的工傷,無論是交通事故中的誤工費還是工傷待遇中的停工留薪期工資,都是因被告本次交通事故受傷需要休息無法工作而造成的實際收入減少的款項,故不能因為兩者名稱不同,因同一受傷事實,誤工費已在交通事故中得到賠償,又在工傷中再次賠償停工留薪期工資,顯然與不再重復賠償原則的立法精神背道而馳。故原告不服仲裁裁決而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令:1.原告無須支付給被告停工留薪期工資7028元;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被告周付坤辯稱:仲裁程序合法,仲裁裁決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依法判決。


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2019年4月19日,被告周付坤向蘇州市吳江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仲裁委)申請仲裁,請求原告佳帆公司支付其一次性傷殘補助金30571.8元、一次性醫療補助金30000元、一次性就業補助金15000元、醫藥費239.4元、停工留薪期工資7028元。在2019年5月14日的仲裁庭審中,周付坤當庭增加訴訟請求,要求從申請仲裁之日起與佳帆公司解除勞動關系。2019年5月21日,仲裁委裁決周付坤與佳帆公司的勞動關系于2019年4月19日解除,佳帆公司支付周付坤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5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資7028元,共計22028元,駁回周付坤的其他仲裁請求。佳帆公司在法定期間內向一審法院起訴。


被告周付坤于2015年10月至原告佳帆公司工作,佳帆公司為周付坤繳納了社會保險。2018年7月9日,周付坤在下班途中駕駛普通二輪摩托車與張玲妹駕駛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導致兩車受損、周付坤與張玲妹受傷。2018年7月10日,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就本起事故作出認定書,認定張玲妹負主要責任,周付坤負次要責任。周付坤的傷情經吳江區第四人民醫院于2018年7月9日診斷為頭面部外傷、多處挫傷。周付坤于2018年7月10日至7月16日在吳江區第四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后周付坤又兩次至該院接受門診治療,并支付醫療費239.4元。2018年7月16日、7月30日、8月14日,吳江區第四人民醫院分別為周付坤開具了“休息二周”“休息二周”“休息一周”的病假證明。


2018年7月31日,經交警部門調解,被告周付坤與張玲妹達成協議:張玲妹的醫藥費600元、誤工費1900元,由周付坤承擔;周付坤的醫藥費8000元,由張玲妹承擔4800元,周付坤承擔3200元,另張玲妹賠償周付坤誤工費、營養費等合計3800元。


2018年10月30日,蘇州市吳江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蘇吳江人社工認字〔2018〕3041號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周付坤受到的傷害屬于工傷。2019年2月20日,蘇州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蘇吳江工初〔2019〕92號勞動能力鑒定結論通知,核準周付坤的傷殘等級符合十級。


一審庭審中,原告佳帆公司陳述稱:被告周付坤受傷前一年的平均工資為5000元/月,由佳帆公司打卡發放。周付坤陳述稱:周付坤受傷前一年的平均工資為8000元/月,由佳帆公司打卡發放。


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工傷保險條例》實施后,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受傷,經認定為工傷,理應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享受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被告周付坤于2019年5月14日的仲裁庭審中,要求解除與原告佳帆公司的勞動關系,故雙方的勞動關系于2019年5月14日解除。因佳帆公司已為周付坤繳納了社會保險,故相關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分別由工傷保險基金和佳帆公司向周付坤賠償,其中醫療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應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


關于被告周付坤主張的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周付坤被鑒定為十級傷殘,周付坤提出與原告佳帆公司解除勞動關系,佳帆公司應支付周付坤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5000元。另根據法律規定,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需要暫停工作接受工傷醫療的,在停工留薪期間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應當憑傷者就診的簽訂服務協議的醫療機構出具的休假證明確定。停工留薪期工資與誤工費系基于不同的法律關系而產生,傷者可以兼得,故對佳帆公司的相關主張,一審法院不予采信。在周付坤受傷后,醫療機構共計為周付坤開具了休息35天的休假證明,故一審法院認定停工留薪期為35天;關于停工留薪期的工資標準,因雙方均未提交證據證明周付坤的工資標準,仲裁裁決認定佳帆公司應提交考勤、工資計算標準等材料予以核算,但佳帆公司未提交,應承擔不利后果,并認為周付坤受傷前的工資每月為8000元,屬于合理范圍,據此認定停工留薪期工資為7028元在法定范圍內,一審法院認為,仲裁裁決并無不當,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綜上,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條、第三十三條、第三十七條、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于2019年8月5日作出判決:


一、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與周付坤之間的勞動關系于2019年5月14日解除。


二、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周付坤停工留薪期工資7028元、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5000元,共計22028元。


三、吳江市佳帆紡織有限公司無需支付周付坤醫療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


一審宣判后,佳帆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佳帆公司上訴稱:本案是被上訴人周付坤在上班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而引起的工傷,無論是交通事故中的誤工費還是工傷中的停工留薪期工資,都是因周付坤本次交通事故受傷需要休息無法工作而造成的實際收入減少的款項,現誤工費已經在交通事故中得到賠償,故不應再支持停工留薪期工資。請求撤銷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周付坤未作答辯。


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二審,確認了一審查明的事實。


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


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進行治療,享受工傷醫療待遇。本案中,被上訴人周付坤遭受工傷,應享受相應工傷待遇。因佳帆公司已為周付坤繳納了社保,故周付坤可享有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應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


關于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被上訴人周付坤構成十級傷殘,上訴人佳帆公司應當支付周付坤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5000元。關于停工留薪期工資。周付坤因工傷休息35天,應視同其正常提供勞動而享有工資,一審酌定佳帆公司支付周付坤停工留薪期工資為7028元并無不當。關于佳帆公司認為周付坤系因第三人侵權構成工傷,其已經獲得誤工費賠償,故不能同時享有停工留薪期工資。法院認為,一方面,現行法律并未禁止工傷職工同時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和人身損害賠償;另一方面,工傷保險待遇與民事侵權賠償二者性質不同,前者屬公法領域,基于社保法律關系發生,后者屬私法領域,基于民事法律關系發生,不宜徑行替代。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于2019年12月13日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本文地址:http://www.bschuyler.com/zhidao/10276.html
上一篇:[指導案例]
下一篇: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5件工傷認定和工傷保險類行政檢察監督典型案例(案例一)
維權團隊更多>>
業務范圍更多>>
免费看韩国三级A片电影,免费三级片黄片A片视频,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电影网站